图片 1确切的说,青青是我爸爸一个朋友家的孩子,长得白白净净,小眼睛,小鼻子,小嘴的。我们联系的不是很多,逢年过节会聚一下的来往。青青小时候也来我们家玩,因为她比我小四岁,我妈对她非常照顾,惹得我妒火中烧,经常因此欺负她。因为在我心理,我姐,我妈就应该对我宠着。青青小小年纪就看得出我的任性妄为和暴脾气,也看我经常欺负我姐,所以每次我妈给了她什么好吃的,她都分给我一些,甚至分给我三分之二。在青青十六岁,马上就要上高中的时候,她的妈妈忽然受了重伤,据说是干活的时候从梯子上摔了下来,导致颈椎骨受伤,下半身瘫痪。及时送了医院,做了颅骨牵引。住院期间我爸妈带着我去看阿姨,见阿姨头发都剃光了,头顶二个窟窿栓着个链子一类的东西,下面坠着了铁球,阿姨闭着眼,满脸的痛苦绝望。因为气管切开,护士来吸痰那情景非常恐怖。但只见青青在阿姨的病床前,一会给阿姨擦脸,一会给阿姨收拾大小便,收拾床铺,跟医生交流情况,那种沉着冷静和立事,远远超出了她十六岁的年龄。青青上面有一个哥哥已经上大二了那时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,那时才十二岁。她爸爸必须上班养家,这下,家里剩下重病的妈妈没有人照顾,这时,青青竟然决定休学在家照顾母亲。那时候的青青以高分考进一个全市重点高中,这时不得不放弃了,她跟学校说休学一年,或许她觉得母亲的病一年之后就能好了。在青青休学这一年里,她一天24小时没有分别的照顾母亲,事无巨细,毫无怨言。母亲生病心情很差,经常发脾气,闹人,青青安静但在母亲面前高高兴兴的陪着她,给妈妈做好吃的,给妈妈读唐诗,跟妈妈说笑。但由于青青还小,没有照顾过这样的重病人,而且阿姨那时有些胖,由于身体重,压着一侧身体的时间长了,没有几个月竟然患了褥疮。这下,青青就更辛苦了,她到附近医院找了医生,说明了母亲的情况,那时的医生还是挺好的,同意上门给母亲医治。青青领来的医生,给母亲后面臀部的褥疮溃烂部分割掉,处理完后,给了青青很多敷料,药膏等等,让青青学会自己处理,及时经常的换药,以确保患处尽快修复。在青青的精心护理下,母亲臀部,胯部和脚跟的褥疮都好了,结疤了。到了一年快结束的时候,母亲虽然还是瘫痪在床,可是病情稳定,没有什么不好的发展,青青的父亲找了一位保姆,保姆可以照顾母亲,青青决定上学。学校老师说,青青休学了一年,可以从高一开始上。可是青青却拒绝了,她说要跟原来的同学一起从高二读起。老师说:“可是你高一的课一点也没学啊!”青青说:“我可以自己学,有不懂得地方还有烦请老师教我。”就这样,青青越过高一,跟同学们一起读高二,到期末考试的时候,青青的学习成绩竟然名列前茅,到高三毕业之前,各种考试,青青从没有出过班级的前三名。高考结束,青青以优异成绩考上南京大学,后又接着考上南京大学研究生,德语英语都很棒。毕业后在南京一家公司工作,工作不到三年移民加拿大,考取了律师证书,她是一个非常有条理的女孩子,工作很出色,深得老板的赏识和信任,过了几年,竟然做到了出庭律师。青青出国的目的,是想把母亲和父亲接来,在这边能有更好的医疗和生活环境,对母亲的病有好处。自从她出国以来一直没有间断给父母的申请。无奈二次都被拒签,原因是母亲的身体状况没有过关。之后,青青都是每年回国二次去看望父母,每次回去都给父母带很多最好的食品,大包小裹塞的满满的,我曾经送她去过机场,看着她瘦小的身体推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消失在人群里的时候,我会感觉心酸,这个小女子做了我们大男人都经常做不到的事情。我的表妹青青,为人纯良,除了对父母极尽孝心,还经常帮助她在国内的哥哥和弟弟,她的哥哥和弟弟都在国内的银行工作,生活也很好,他们也经常给青青钱,因为她每次回来给父母买的东西太多了。他们一家人围绕在母亲的病榻前,跟父亲一起,对母亲照顾的非常好,多少年过去了,阿姨虽然还是无法恢复健康,但是多年来没有再生过褥疮,他们也经常让阿姨坐在轮椅上,推着阿姨出去在院子里散步,阿姨和叔叔都很健康。我想,这一切的功劳,首先是青青的,这个小女孩真是有着男人的担当和力量,而且她饱读诗书,非常富有生活情趣,我们去她家里,看她把家里布置收拾的非常漂亮,温馨,生机勃勃。青青有个女儿,后来还收养了一个孩子,对这二个孩子一视同仁,很是疼爱,现在二个孩子都在私校,学习好,礼貌,懂事。前年,阿姨过世,去年,叔叔也过世了,青青回国,竟然把父母的骨灰带了过来,在这里买了一个环境优美的墓地,准备给父母葬在这里,她说,也好经常可以看看父母。表妹青青,是一个让我十分佩服的女子,她坚强,上进,乐观和纯良,在我们所有亲戚朋友的心理,她是叔叔阿姨的一个奇迹。

问:哥哥一个月给我5000元让我每天给瘫痪的母亲做饭,爱人不同意,怎么办?

晚饭时候,阿文打电话给一起学车的大师姐说:“姐,明早六点半到文化广场西北角等我,我妈送咱们去驾校。”阿文话中提到的妈是他的继母,平时他都喊她阿姨。

图片 2

阿文从记事起,就是在父母的吵闹声不断成长,童年的回忆里鲜有一家三口一起开心的画面。看到父母吵架对骂甚至是撕打,他从最初的惊恐万分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再到最后的厌烦不已。

首先,你爱人就有问题,赡养老人是你们的义务,一个不赡养老人的人,还值得托付一生吗?假如你儿子将来也不赡养你们?你们心里作何感想?何况还有人出钱给你。

阿文过完十二岁生日后的第二天,他的父母非常难得的能够心平气和地坐到一起,这次他俩语气平淡地商量着是一件大事——离婚后,孩子将和谁一起生活。

其次,你也有问题。那是你亲妈,生你养你,轮到她有需要你的时候,你还要跑出来问我们?你这个子女是怎么当的?你爱人有这样的想法,也是你给惯出来的。我都替你们父母感到心寒。

父亲:“我平时出差比较多,儿子跟着你吧,我多给生活费。”

最后,你有五千块钱,你可以去找个保姆,又或者不够的话,你添点钱找个保姆。

母亲:“我没有工作,儿子还是跟着你吧。”

那是生你养你的母亲啊,好好想想吧

父亲:“那好,我带儿子,只是希望在我出差时候你能帮我照看他。”

自己的母亲,而且哥哥还给你五千块,就是不给,要是哥哥实在分不开身,自己的父母也要承担起照顾的责任,更何况,哥哥还算懂道理,出不了力,就出钱,那就找个保姆和你一起照顾母亲,有何不可,你家男人不理解,那么就问你家男人可有父母,父母也有老的时候,不是吗,我婆婆生病,她儿女都没有照顾,我都还照顾她二十几天,要是她不说难听话,我肯定一直照顾,就是我照顾了,钱出了,没有落到好听话就算了,说得话实在过分,刚好她女儿也退休了,她也觉得她女儿照顾比我照顾她,让她开心,那我就退出了,所以,自己的父母自己不孝,那让谁给你行孝呢

母亲:“当然可以,只是你的工资卡得给我,要不然我们娘俩吃什么?”

母亲瘫痪在床,哥哥每月拿五千元钱,让你给母亲做饭,你接受也好,不接受也好,关你爱人什么事!赡养义务是你们兄弟的,不是你爱人的!你如果真不知道怎么办,那么我告诉你,你尽力照顾你的母亲就是了,不指着你爱人,那样你爱人就不会拒绝了。

父亲:“嗯嗯,好的……”

而你爱人之所以不同意,怕不是钱的问题,很可能是侍候老人的工作要落到她的肩上吧。我有一个同事,因为家庭比较好,收入也比较高,她娘家母亲瘫痪在床,每月拿出几千元钱,让娘家嫂子照料母亲,有一年因为母亲生病,我这个同事就指责娘家嫂子不孝,不会照顾人,把母亲照顾病了,她娘家哥哥也骂她娘家嫂子不贤,她娘家嫂子一怒,放话说不照顾了,反正也不是自己的责任,让她这个女儿和她娘家哥去照顾,这下子两人都怂了。因为母亲的各种照顾,比如擦洗换衣等工作比我们所能想象的还要琐碎繁重的。后来,在她与兄长的再三请求下,她娘家嫂子再次接手照顾母亲,但也要求他们兄妹俩休息时去照顾一下,我这同事对我们感叹说,她情愿再多拿两千块钱,也不愿意去伺候老人。

家里全部积蓄成为阿文母亲的私人财产,在民政局办完手续,父亲就出差了,和平时一样,阿文母亲在家照顾他。一天,阿文姥姥气呼呼地来了,站在楼道里大声嚷嚷:“你个小贱人,离婚了还死赖着不走,替人家姓胡的养孩子,早晚贱死算了……”老太太大呼小叫的,几乎惊动了整栋楼里的人。

在许多家庭,老人瘫痪在床了,一般都是女人在家里伺候老人,有的丈夫要求在工作的妻子辞去工作在家里伺候老人,甚至有的妻子在回家以后,还要伺候老人。若是老人被照顾不好,责任还会落在妻子头上,被别人谈论不孝不说,还要受丈夫指责,如果这种情况,谁愿意为了五千元钱加重自己的负担?更何况这5000元钱很有可能不会落到妻子手里!

阿文母亲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,拍拍屁股走人,她觉得她自己也是在替前夫养孩子,她告诉周围看热闹的人:“这个穷家我是一天都不想呆了,现在离婚了,我得追求我的幸福去了……”

当然,也有可能你爱人觉得你为你母亲做饭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根本不需要你的哥哥掏5000元钱作为你伺候母亲的交换,如果你接受了你哥哥的5000元钱,那么什么亲情也没有了,只有金钱关系,而你,只是你哥哥雇佣的一个工人。因而你爱人拒绝的只是五千元钱,而不是拒绝让你照顾母亲。

阿文像个孤儿一般,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,去了离学校最近的姑妈家。还好,姑妈姑夫待他非常好,他和比他小三岁的表弟一起玩得开心,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,但是他偶尔也好想好想回自己的家。

一个真实的案例分享给大家,我老公老家有一个家庭,老母亲八十多了,大儿子是在外地搞房地产的,二儿子以前跟着哥哥干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。孩子的房子车子都是哥哥出钱,包括儿子结婚的费用。以前老太太一直跟着儿子在外地,现在年龄大了,不愿意去,患有老年痴呆,听说自己老爱半夜三更的出去,有次在大儿子家走丟了,惊动了好多人,终于找回来了,大儿子只好随她意,让二儿子回老家照顾她,平时开销全包,一年再给五万块钱。但是老太太老是在家骂二儿子,搞得一家人都休息不好,最后二儿子实在受不了了,跟哥哥商量,一家一个月该谁,谁伺候,老太太还不愿意去其他地方,每次该大儿子了,就放心工作回来伺候,有时大儿媳回来。

读初一的那个秋天,家里破天荒地来了一位女客人,父亲说是给他请来的家庭教师,补数学,叫老师会让人觉得太拘谨,喊阿姨吧。在班里阿文学习还是不错的,前十名
,只是每次考试,数学总要扯后腿。

admin 两性话题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